街拍香港記(一)

我發現我拍照必需熱身。我的意思是說,前面張所拍的,都是可以刪掉的照片。到底要拍多少張猜算熱身完畢呢?其實說不上來。就以上一回去東京的旅程來說,我下了飛機後整個人還不在狀況內,上了開往新宿的火車也依然恍惚,一直到我走出新宿站後,才漸漸進入狀況。

但是這一次,我進入狀況得比較早。當我們抵達香港機場,即將搭上區間車時,我看見chuan取出他的GR,啟動,鏡頭從機身內吐出來。那時我想拍照的慾望突然超飆。

在區間車裡,我拍下了覺得滿意的第一張。那時,我就知道,我熱身完畢。

一直以來,我總覺得我拍照跟別人不一樣,走在街上拍得比別人瘋狂。但是這一次,我突然覺得我是正常的。為什麼呢?因為跟我同行的那兩位前輩更是有魄力。一開始chuan因為要照顧妻女,無法兼顧,但其實他的血液已經開始沸騰。大哥更是完全沒有後顧之憂,非常專注的去拍照。

當我們抵達酒店時,Lydia和Albert才剛要從大馬出發。一打開手機先看到的是他們倆用餐的照片,彷彿在提醒我們先別忙著拍照,是吃飯的時候了。

『怎樣?』『還是先找吃的吧!』

說到吃,在香港美食顧問Lydia還沒抵達前,先隨便填飽肚子。我們五人走進一間小型茶餐廳,發現餐廳差不多快要滿座了。餐廳裡的桌子與桌子之間真的不剩多少空間,剛好可以讓人背對背勉強的坐下來而已。我感到一股壓迫感,位子好像剛好就剩下五個。我背著背包,還有個肩帶相機包,真的不知要往那裡塞。最後,背包只好用我的二郎腿夾著,相機包放在腳板上端。

我記得我點了雞扒飯,飯特別多,雞扒也很大。我本來以為我會吃不完,或許肚子真的餓了,東西味道還不錯,所以還真的給我吃得乾乾淨淨。我也記得chuan點乾炒牛河,因為他只要發現有乾炒牛河,他一定會點乾炒牛河。還有大哥一面吃,一面稱讚好吃,大概他也餓了吧。

(導讀:照片中右邊的字,其實應該順著時鐘方向念才有意思『餐廳滿樂』)

Hong Kong Arts Centre 有舉辦三天的HK Photo Book Fair,我們抵達的那一天剛好是展覽的最後一天。我在google map找到了址標,那是靠近灣仔附近的地方。我讓google map為我導航,資料顯示我們可以下金鐘站,然後再步行過去。我雖然沒有方向感,但我是還是胸有成竹的,因為只要我可以上網,靠手機的google map導航,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方向。我在東京屢試不爽,我想香港絕對沒問題。

但是當我們走出金鐘站後,發現我的手機顯示的位置竟然不正確。那時我有點慌了。香港高樓聳立密集,導致GPS系統無法正常運作。這意味著本來沒有方向感的我,依然沒有方向感。我只好硬著頭皮,好像托著羅盤似的風水師傅,戰戰兢兢地尋找方向。

『跟著左邊,順著路走。』『不對,錯了,應該是右邊。。。』『等一下。。。好像是左邊才對。』我表情有點囧~

Google map 竟然鬧起彆扭,忽左忽右的擺動。最後,只好放棄了。還是問路人比較實在。真的不好意思,讓其他四個人跟著我團團轉。而且,此事還不止發生一次。另外一次更糟糕,六個人跟著我團團轉。唉~無地自容。

不過終於也抵達了,入場看了一系列的攝影集。森山大道與荒木經惟的攝影集是不在話下了,還有我最喜歡的台灣攝影雜誌(Voice of Photography)VOP也在那裡展出。它桌上放著一本張照堂自行列印的攝影集。站台VOP的人還說他們有帶來幾本《張照堂專號》過來,第一天展出就已經賣出了。隔壁座賣的是森山大道最近才剛辦完展的太宰治『DAZAI』親筆簽名的寫真集,一本要三四百港幣。雖然說我很喜歡作者太宰治與森山大道,但就算我很想要也下不了手。所以最終還是兩手空空地離開了。

話說,Lydia與Albert來簡訊說他們已經到了機場。

 

3 則迴響於《街拍香港記(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