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二週記(二十五)後記

圖片

 

從東京回來一個星期後(11月7號),我就開始寫《東京二週記》,一直寫到今天(12月31號)才終於把它寫完。兩週的旅程,讓我整整寫了25個篇章,包括這一篇後記。我一直認為,旅程在籌備的時候開始,在寫完遊記後才結束。專注於籌備應該是啟程前兩個月,遊記也是用了兩個月完成,但實際上待在東京的日子只不過才兩週。

和上一次去京都與大阪的感覺不同,我這一次回來後,發現我收集了很多新的畫面。日本小說、漫畫裡的場景大多數都是在東京,畢竟東京是日本的首都。以前看漫畫或讀小說,當說到東京地區的名字時,我都靠幻想,往往其實多數的幻想都是模糊的。但是現在如果小說提到涉谷、新宿等等地方時,我開始有了畫面。我知道那個地方長什麼樣,我了解走在那裡的街道是怎樣的感覺。這就是我說的收集了很多新的畫面的意思。

這裏獻上黑白的照片,東京遊記總算在2014年的最後一天寫完了。

新年快樂!

繼續閱讀

 

東京二週記(二十三)銀座

圖片

 

“银座”的地名源于江户时代的“银座役所”。那是幕府的一個制造银币的组织,負責从事银的收购、银的管理,进行银币铸造等事务。由於“银座”拥有经营银的特权,勢力龐大,在幕府末期,已經腐敗到不行,以致把這個地方搞得烏煙瘴氣。以致在1872年,引來了一場大火,把银座的一切燒成灰燼,只留下了地名。

過後明治政府把银座改造变成了西洋风格的砖街,引進英國的建築師為銀座建設新的城鎮。那是明治維新的年代,日本開始崇洋,经营西欧进口商品和新产品的商人们不断地在銀座开出了各种店铺。當時的文青都紛紛別吸引到银座去,上银座西洋餐廳,喝巴西咖啡,是最時尚的事了。大家如果經濟上有能力的話,都喜歡逗留在银座,他們稱之為“逛银座”。银座就這樣一直開始往生起來,就算1923年遇上關東大地震,銀座都經得起考驗,重建並且再度活躍起來。有興趣了解銀座歷史的細節,可以參考(http://www.ginza.jp/history?lang=zh)。

從日劇所看見的銀座是仿製1911年左右當時的銀座,而親身體驗的2014年銀座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雖然我在銀座逗留不到半天的時間,但也拍了不少照片,在這裡為您獻上分享。

繼續閱讀

 

東京二週記(二十一)東京鐵塔

圖片

 

天還沒黑,我們就已經抵達東京鐵塔附近了。阿城說先逛增上寺,就在東京鐵塔的下面而已。

東京鐵塔是根據巴黎鐵塔(Eiffel Tower)為范本而建造的。巴黎鐵塔也叫艾菲爾鐵塔,是法國的文化象徵,由設計師居斯塔夫·艾菲爾(Alexandre Gustave Eiffel)在1887年起建,是一座觀光塔。

相隔70年之後的1957年,東京鐵塔建起來了。二戰後的日本非常積極的在技術方面努力,紛紛抄襲其他強國的建築與商品。當時,大家都叫他們『Japanese Copy Cat』。但東京鐵塔不是觀光塔,而是電波塔,比巴黎鐵塔高出8.6米。

巴黎鐵塔是個浪漫的象徵,比起東京鐵塔,當然還是法國的巴黎鐵塔比較亮眼。但是東京鐵塔的功能卻非常重大,此塔是為了发送电视、广播等各种无线电波外、还在大地震发生时发送JR列车停止信号,兼有航标、风向风速测量、温度测量等功能而建設的。

但是身為膚淺的觀光客,當下其實我那懂得那麼多啊?就只是懂拍照,而且還一直拍一直拍,拍個不停。在現場底下看,實在是太美了。到了晚上,當鐵塔亮起燈時,它就像一顆紅色的聖誕樹。紅色的塔,配上藍色的天,美極了。越走越遠,鐵塔就越迷人。

繼續閱讀

 

東京二週記(二十)我在東京買下的二手攝影集

圖片

 

 

喜歡上攝影集,那是在持續拍照之後的事。但喜歡上照片與女生寫真集卻是在中學我開始收集明星卡的時候開始。攝影集並不是很多張照片集體那麼簡單。一本好的攝影集會告訴你一個故事、或者帶你走入另一個世界。照片的編排、次序與篇章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雖然知道這些,但是在東京買攝影集時,其實我並沒有細看,也沒有斟酌那些該斟酌的事。那是因為時間有限,金錢有限,所以選得匆匆,買得也非常衝動。最先看的是攝影師是誰? 然後再看封面、接著快速翻一翻、最終看價錢,然後就決定要不要買了。

其實在舊書店最大的樂趣就是慢慢看。舊書沒有封起來不讓人閱讀的理由,所以他們通常是開封著的。就算是昂貴的書,你站在書架前面閱讀也是免費的,那何必匆匆呢?但是我那沒耐性的性子就是礙事,我看到我喜歡的東西,如果價錢合理的話,我就忍不住想馬上買下來,生怕被別人搶走(根本就不會有別人嘛~)。買了之後還無法安心,想馬上回家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把它看完。我幹嘛這樣啊,太狠我自己了。

總之,有些買貴了、有些買錯了、但好運氣似乎沒有放棄我,也買到了好東西。

繼續閱讀

 

東京二週記(十九)神保町

圖片

 

我是個愛看書的人,雖然說不是那種非常入迷的書蟲,但是逛書店是我的一大樂趣。我讀的很多翻譯文學都來自於日本,比如說村上春樹、妹尾河童、大前研一、太宰治都是我喜歡的作家。在日本的書局看見那麼多書,個個封面都”秀色可餐“,真讓我垂涎三尺,可惜不懂日文,才止住了那種購買慾。

然而這一次到東京來,我有個血拼的使命,那就是購買日本攝影大師的攝影集\寫真集。在日本,只有攝影集我才看得懂。上一次到京都與大阪去的時候就發現,日本的二手市場非常蓬勃,當時發現的是二手的相機與鏡頭販賣市場。所以我猜在東京,舊書應該也有市場才對。果然還是出乎我所預料。東京的舊書何止有市場,在神保町(Jimbocho),有個號稱世界最大规模的书店街。那整條街都開滿了書局,而且很多都是販賣舊書與古書(價錢不菲,如同古董)的。

舊書之所以可以有市場,那是因為那裡的讀書風氣好。想到我的家鄉連一個像樣的公共圖書館都沒有就覺得有點沮喪。所以來到神保町,看見那裡的舊書販賣光景,就羨慕到不行。剛好當時被我們遇上了一年一度的『神田舊書祭』,整條街更是熱鬧。日本人真的很幸福,尤其是住在東京的人。那應該是三生修來的福氣啊!我忍不住這樣的感嘆了起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