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二週記(二十四)六本木

圖片

六本木(Roppongi /Giroppon)的印象來自於一首歌,那是鼠先輩的歌,歌名就叫『六本木~Giroppon』。那是2009年發行的歌,但是聽起來60-70年代的歌。歌曲因為滑稽而聞名,一開始聽起來就是那像聽著日本老歌,沒什麼特別。但是越聽你就會發現他一直在重複這那副歌,一直到三分鐘後,開始連歌詞都去掉,直接來『波波波』地哼起副歌,非常好笑。聽聞之後,你就會發現,副歌一直在你腦海裡打轉,就像中毒似的播發。

記得當時聽完那首歌覺得好奇,到底『六本木』是什麼?原來是東京的一個城市。很多大使館都聚集在六本木,所以很多酒吧與夜店都開設在那邊。我們到六本木去,是因為想逛六本木之丘(Roppongi Hills)。六本木之丘也被稱為六本木新城,是日本最大規模的都市更新計劃之一,在2003年更新完工。

六本木之丘吸引了很多資訊科技公司(IT company),當時從事資訊科技的工程師都在那裡上班,並被稱為Hills族。其實無論從事資訊科技後其他行業,只要在六本木上班的人,都被稱為Hills族。

六本木之丘裡有個有趣的展望台,可以眺望到富士山與東京鐵塔,那是必須付費上去的地方,當時入門卷包括森美术馆,價錢1500日元(當時馬幣75元)。當時森美术馆舉辦的是台灣藝術家李明維的個展。李明維的名字是父親給的,明維兩字意味著『明治維新』。雖然說是台灣人,但是藝術學業都在國外完成,現今居住於紐約。

李明維的藝術展偏向於展示藝術觀念,這是他獨特的風格,以過程的經歷,作為藝術的表達.這個方式跨越了藝術以視覺為主的形式,強調過程的經驗以及個人的體悟,無法取代的經驗價值作為藝術的本質。我第一次參觀這種藝術展,在參觀的過程中感到一頭霧水。很多時候,看藝術展,都不懂藝術家想要表達什麼;但是李明維把重點放在向你解釋觀念與哲學的東西,這樣的方式卻讓我覺得不懂要看什麼。如果是傳統的藝術油畫展,你知道你進入展覽館是要看油畫,可能很抽象,但是你至少知道你在看油畫。但是李明維的展覽五花八門,時來裝置藝術、時來解釋其他藝術家,時來讓你看廚師每天煮食的影片,每個隔間都有不一樣的東西等著你,讓你無從預測他要展示的是什麼。到頭來,我最記得的是他的名字『李明維』。

大家都紛紛把腳架帶到展望台進行拍攝夜景,但是由於展望台中心位置進行著其他展覽,還有吧台賣吃的,所以展望台的窗口呈現了影像折射,導致拍攝困難。我索性就把影像折射現象拍下來,有一張還拍得蠻不錯的(第一張照片)。

繼續閱讀

 

東京二週記(十四)原宿之次文化

圖片

次文化(Subculture)或『非主流文化』又『小眾文化』是亞於流行文化的另一個小眾文化。他們是相對於主流文化的一種抗衡而衍生出來的。參與次文化活動的人對於觀念、信仰與生活習慣都有他們獨特的一面。崇拜主流文化的人或許會非常抗拒或漠視次文化。次文化的衍生也可能是對主流文化的一直反抗而存在。『我為什麼要跟大家一樣』的這種心態導致他們偏向次文化。也可能是對於某種比較另類的小眾藝術所吸引而大家聚在一起組成一個tribe。我說有沒有可能,如果次文化得到大量的推崇,它就會變成主流文化呢?或許換一個角度來看,次文化之所以變成次文化,那是因為它無法廣泛流行起來。

繼續閱讀

 

東京二週記(九)谷中

圖片

台東區除了淺草之外,還有谷中(Yanaka)和上野(Ueno)也是個有趣的地方。這三個地方,我最喜歡的就是谷中了。谷中有『寺町』之稱,因為此地修建了很多寺廟。除此之外,谷中也被稱為谷中貓城,可能因為此地區很多野貓出沒。但是我們在谷中逛的時候只看見一隻貓而已,本以為會看到很多,畢竟被稱為貓城,甚感疑惑。過後在神保町買了本荒木経惟的《人町》攝影集,裡面有他在谷中拍的照片,有拍到了很多野貓。看了照片我才恍然大悟,野貓的照片大致上都在谷中陵園裡拍的。

谷中陵園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墳墓場,算是谷中的一個重要的地標。我們從淺草搭公車到日暮裡駅,出了南口就是谷中陵園了。哪兒有個墳場,剛好有人在做法事,我不好意思打擾,經過陵園時我也沒走進去。那個地方十分安靜,寧靜中自有一份莊嚴。

我拿出當時在淺草旅遊觀光局索取的谷中觀光地圖出來。谷中陵園剛好在地圖的東邊,而地圖的西邊有行程路線指示。我們決定往西邊走,越過無數個寺廟後,再隨著路線圖往南邊走,直到上野。

我喜歡谷中的地方不是寺廟,也不是陵園,而是一路上所見的民宅,商店與街頭。那不是為了吸引遊客所仿古出來的街頭,那是真正遺留下來的古宅。當然也有一些新建的房子參差於其中。谷中地區非常乾淨而且寧靜,建築物也不高,整個地區給人一種非常安詳的感覺。我告訴阿城,如果要住東京的話,我會選擇住這裡,當然這是句沒門的傻話。

繼續閱讀

 

東京二週記(八)淺草

圖片

淺草(Asakusa)是東京旅遊勝地的大熱門,又剛好遇上學校假期,早上店面都還沒全開門做生意的時候,已經是人山人海了。淺草是東京台東區(taito-ku)的一個町名,以淺草寺為中心。淺草寺門前有個大大的紅色燈籠,寫著『雷門』,那是遊客來到淺草寺必定要合照的一個標誌。那到底『雷門』指的是什麼,又有多少遊客知道呢?『雷門』不是Raymond,而是『風雷神門』的速稱。如果你注意看的話,左門貼著的是風神,右門貼著的是雷神,他們負責掌門,禁止牛鬼蛇神入侵。

淺草曾是江戶時代最熱鬧的地方,哪兒的街道曾是東京最繁華的街道。但時過境遷,經過日本高度經濟成長,山手線內的池袋、新宿與涉谷紛紛崛起,人潮最終往那個方向走。今天的淺草已經演變成一個讓人緬懷江戶時代的旅遊勝地。

繼續閱讀

 

東京二週記(七)下北沢

圖片

即將離開箱根的早上依然下著雨,所以我們只好回東京了。由於從箱根到新宿會經過下北沢(shimokitazawa),所以決定順便走一趟。

下北沢是個年輕人喜歡逛的地方,與秋葉原齊名。然而下北沢是個和秋葉原完全不一樣的地方。秋葉原是模型、漫畫與動畫的天堂,而下北沢卻比較偏向藝術、音樂與潮流。只要看街上的人的穿著,你就會感覺到它的地方性。什麼樣的城鎮,吸引什麼樣的人。

一路上看見幾個背著樂器經過的音樂人,她們可能是在趕路到音樂廳去做準備工作吧!下北沢有很多音樂廳,但是我們走在路上卻沒聽見音樂,或許時間還早吧,傍晚應該就會活躍起來。遺憾的是,我們並沒在下北沢待到晚上。天還沒開始黑的時候,我們就離開那裡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