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物的生命之光影

圖片

突而其來的想法,關於攝影概念上的一些想法。自從去年七月從日本旅遊回來,我就開始積極地到處去街拍。這彷彿就像種子得到了滋肥與水,開始發芽了。我開始吸收關於攝影的知識,一開始是基本光影學,快門、光圈、曝光、鏡頭等等的學問。再來就是構圖與一些大師們的理論、觀念與哲學。當然如果只是紙上談兵,沒有實際去拍是不行的。所以只要有機會學習,我不會讓它錯過。

我把焦點放在街拍,雖然我還是有拍一些別的,比如說繁星啊、人像啊。但是拍起來比較順心依然是街拍。在攝影構圖上有兩種基本的手法,那就是擺拍與捉拍。今天擺拍的照片比比皆是,海報、雜誌、包裝、廣告、臉書上的紀念照等等,都是以擺拍的手法完成的。擺拍就是攝者自定場景與情節,然後讓被攝者配合。攝者就像導演,有時候還必須注意燈光與化妝。擺拍的氾濫會促成造假的事情發生。比如說產品在廣告上特別完美,買了之後才發現原來不是那麼一回事。所以新聞攝影界在文革年代非常排斥擺拍手法,甚至拒絕照片後製。布列松曾說過照片不該經過裁剪,如果想要那個(裁剪後呈現的結果),那就應該是下一張新的照片。

繼續閱讀

 

她環遊世界回來找我

圖片

說實在標題有點誇張,近乎自爽的境界。的確出國去很遠的地方,也確實回來了。老朋友相見,一點都不用客套,也不用問最近好嗎,直接就暢談。這是我欣賞涵的地方,直來直往,真性情。很難想像五年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涵靦腆得幾乎沒說幾句話。是涵教會我背包旅行,但是我們並沒有真正一起出去旅行過。

這一次她過來檳城,我們出去街拍。

以下的照片都是在當時拍的。

繼續閱讀

 

喬治市光大18012013

光大(KOMTAR)曾是馬來西亞最高的建築物,1974年開工,1988年才完工。今天它依然是檳城最高的建築物,一共有65層樓。它帶動了檳城的繁華,很多商店都紛紛的在它的周圍打開門做生意。雖然現在光大那整個地區已經開始老化,但是很多老商店依然馳名遠播。

那是一個炎熱的下午,天空一片雲都沒有出現,這是很罕見的現象,最近卻常發生。

星期五午飯休息時間,我下喬治市光大區買三腳架去。

繼續閱讀

 

你還記得你何時開始接觸攝影嗎?

圖片

話說有位女同事L需要一張照片於官方用途,要求我為她拍照。畢竟我不夠專業,拍的照片被上面拒絕了,所以只好找了C同事幫忙。C同事一口就答應了,約好週末回到辦公室為那位女同事拍照,要我也隨行。機會難逢,我當然也答應了,帶著我的J1隨行。

當天,C同事帶來了一隻小雨傘閃光燈與他的女兒。女兒只不過8歲左右,頭戴可愛的蝴蝶結髮夾。C同事告訴我,他發現女兒有藝術天份,並且勝過自己小的時候。所以他把一架以前用過的數碼相機給了她,讓她試一試。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