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香港記(八)從深水埗走到太子(完)

圖片

我來拍香港街頭,和香港攝影人拍的,有沒有分別呢?

在香港掃街的時候,我不曾一次在思考這個問題。答案是肯定有分別的,但是分別到底在哪裏?人對於司空見慣的東西會視而不見,如果沒引起注意的話,就不會把它拍下。對於一個旅者來說,他所被吸引的事物,肯定跟當地居民不大一樣。問題是他的差異到底有多大?

其實每個人對於事物的看法、注視的焦點都是受到他個人的生活背景與人生經驗所影響。我們五個人雖然都用GR,並且大家都喜歡街拍,又大家一起到相同的地方拍照,共同點實在數不勝數;走在路上,大家很多時候都有共同的攝物目標。以我們五人為例,雖然有時候大家都在拍同樣地方與人物,但是拍出來的感覺都不一樣。視角不一樣,構圖不一樣,後製出來的色調也不一樣。

繼續閱讀

 

街拍香港記(五)夜色試拍

圖片

站在銅鑼灣百德新街的人行天橋上,我們俯視著整個繁忙的街道。那是將近黃昏的時候,Lydia與Albert剛剛買了Joby gorillapod,正好在天橋上試拍。

天橋的平台由兩個弧形連結而成一個圓圈,你可以繞著圓周在橋上走一圈。天橋底是叮叮車站與巴士車站。車站在路中央,上下車的人可以走天橋過馬路。我們望著比較繁忙方向,左右兩排的大樓與商店直線望前伸展,斑馬線橫跨中央地的叮叮站。這裏是拍攝光線軌跡與人群穿梭的掠影的好地方。

繼續閱讀

 

街拍香港記(三)搭叮叮到海味街

圖片

 

『粉腸跟腸粉到底有沒有分別?』

在翠華吃點心的我問,然後大家都笑了。其實我當然知道粉腸是用來罵人的,但是它應該也是一種食物吧!因為桌上有一碟豬腸粉,所以我才問,到底粉腸跟腸粉是不是一樣的?後來仔細想想,粉腸跟腸粉應該是不一樣的東西。腸粉是像豬腸的粉條,而粉腸是很多粉的豬腸。所以說粉腸才是豬腸而腸粉卻不是。那麼第二個問題是,為何罵人要用粉腸卻不用腸粉呢?

繼續閱讀

 

街拍香港記(二)好旺角

圖片

我們五個攝友在找個好望角,就是兩排挺立的高樓,中間讓車輛穿行的那種。想拍攝長曝,想捕捉那種當車子行駛過後所留下的光線軌跡。我們想到了旺角。Chuan記得旺角亞皆老街附近有一條人行天橋,是個拍攝光線軌跡的好地方。

與Lydia和Albert在佐敦站外見面後,我們就馬上出發了。我是第一次和他們見面。Albert是知名造型師,如果是圈內人應該都會認識他。身材高挑的他,遠遠就可以看到他。其實我好奇,這樣帥氣的他,如果在街上拍美女被發現,她們會有什麼反應呢?我對Lydia第一個印象覺得她是個非常穩重認真的人。第一次見面有點不敢跟她亂亂說話。但其實熟悉了以後就知道其實姐姐是個非常親切的人。

亞皆老街上人行天橋真的是旺角的好望角,我們終於找到了!大哥拿出他的Joby Gorillapod,安裝上GR,挾在桿欄上,開始長曝起來。駕輕就熟的他,一面設定相機,一面講解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那樣做。Lydia和Albert兩人就像小學生般的圍著老師,專心聽講,然後再學著嘗試。(他們終於中毒了,最後兩人都在香港買了Joby,大哥放毒成功!)看見大家其樂融融的背影,我偷偷地為那個時間點留影。

 

街拍香港記(一)

圖片

我發現我拍照必需熱身。我的意思是說,前面張所拍的,都是可以刪掉的照片。到底要拍多少張猜算熱身完畢呢?其實說不上來。就以上一回去東京的旅程來說,我下了飛機後整個人還不在狀況內,上了開往新宿的火車也依然恍惚,一直到我走出新宿站後,才漸漸進入狀況。

但是這一次,我進入狀況得比較早。當我們抵達香港機場,即將搭上區間車時,我看見chuan取出他的GR,啟動,鏡頭從機身內吐出來。那時我想拍照的慾望突然超飆。

在區間車裡,我拍下了覺得滿意的第一張。那時,我就知道,我熱身完畢。

繼續閱讀